首頁 > 古代 > 

重生為凰:全能王妃在線虐渣

重生為凰:全能王妃在線虐渣小說

重生為凰:全能王妃在線虐渣

七小貍
古代 未完結
來源:奇熱 更新時間:2020-09-02 13:45

《重生為凰全能王妃在線虐渣》由小編為大家帶來,小說主要講述主角花半夏蕭祁夜的故事,內容情節十分精彩,推薦大家閱讀。花亦萱碰到這樣一個軟釘子直接被噎住了,不過想到花半夏的名聲也只好跺了跺腳提著裙子離開了。花半夏看著眾人都散了,這才將手放在了婧云的手中:“沒有鬧成功啊。”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章節目錄

花老太爺打開了冊子,冊子上那些東西,個個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,這讓花老太爺都不由得贊嘆花鎏海的資本,心頭更是涌起了對花鎏海一支的嫉妒。花半夏看著花老太爺壓制的嫉恨心里倒是有一番計較了。

其實花鎏海這一支并不是主支反倒是旁支,花老太爺這一支反倒是嫡支主脈,只不過雖然是主支,人丁興旺,可是卻沒有幾個成才的人。這才讓大權旁落,這家主之位才落到了花鎏海這一支手中。

現在宋翠蘭出了這樣的大禍,花老太爺這一支人怎么不會有所動作呢?花半夏清楚得記得花老太爺有一個庶孫女野心極大,目光直接沖著鳳座上飄,勾搭過蕭寒星,只可惜模樣沒有花如雪出眾,沒讓蕭寒星有興趣。現在倒是一個好機會了,今日先讓這個老爺子把宋翠蘭這個宗婦的身份扒了吧。

花老太爺哆嗦著手嘆息了一聲捂住了臉:“家門不幸啊,諸位還是看看吧。”

這一本冊子傳了一遍,眾人的面色都不是很好,花半夏看著這些人的面色也不說話只是等待著結果。花老太爺見眾人都看完了這才緩緩地說:“諸位啊,你們是如何看的?”

“七出之罪,盜竊者出,這宋氏恰巧就犯了,我的建議是休棄。”其中一人說道。

花半夏聽到這話眼皮微微一動,沒有想到這些人做事竟然這般果斷,直接先割席。

花老太爺點了點頭,不過族中長老也有一個是受過宋氏好處的,其中也有一些不好的生意,他們怎么可能讓宋氏真的被休棄呢。果然有一人站出來說話了:“雖然這件事情宋氏做得確實是不妥當,但是畢竟為我花家綿延了子嗣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何況她現在是家主之母,家主日后又要嫁入皇族,有一個被休棄的母親,名聲恐怕不好啊!”

花半夏看了一眼說話的那人,心中劃過了果然如此的念頭,這一番話出來,也不少人紛紛附和,花半夏眼珠子轉了一圈將這些人記在了心中。今日這事,宋氏肯定不會被休棄的,只不過這宗婦的身份多半是要被廢了。

花半夏看了一眼花老爺子,雖說今日這事有諸多族老參與,可是實際上最有話語權的還是這個花老爺子。除了這位輩分最長之外,此人還是新科探花花尋芳的祖父,是當今吏部侍郎花鐵心的父親,除了花鎏海一支最有權勢的一脈人了。

花老爺子擰緊了眉頭最終還是否決了休棄這個提議:“雖說宋氏做下惡事,可是終究還是為花家做了不少事情,休棄是不行的。”

“原來花家可以自定國法,婢子當真是開了眼界了。”婧云直接就燒了一把火上去,“什么時候國法由你花家說了算了。”

“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,這確實是天經地義的。只不過也有法外容情一說,我祖父才過世沒多久,東西復雜,暫時沒有收起來也是情有可原的,婧云姑姑何必咄咄逼人?”一道清甜的嗓音傳進了眾人的耳朵中。

只聞得一陣花香,一道倩影便翩然而至,花如雪到了。想來是著急趕過來的,氣兒還沒有喘勻,就朝花老爺子跪下了:“曾祖父,我母親確實是無心之失的,還望曾祖父看在我母親多年操勞的份上饒過我母親吧?”

花老爺子看著花如雪很不高興:“怎么是你來了,你父親呢?”

花如雪一時語塞,正在想著借口,花秉鈞的貼身侍從子言就走了進來,他朝眾人行了禮之后便對花老爺子說:“我家主人說了,這件事情礙于夫妻情分,做丈夫的不好管教,請諸位長輩決定。”

花半夏聽到這話不由得感嘆花秉鈞的心狠,這宋翠蘭給花秉鈞生了三女一子,操持家務多年,沒有想到說切割就切割了。這對夫妻還真是絕配,大難臨頭各自飛啊。

宋翠蘭聽到這話登時崩潰了,可是她剛一掙扎,身后的婆子就將她扣押著,讓她根本沒法說話。婧云冷笑一聲朝花老爺子說:“只不過是小小的院子就能搜出這么多東西,那么奴婢肯定要請旨好生搜查一下花家,將東西登記造冊然后和內務府的冊子好好對比一下,看看究竟多少臟事情。”

宋翠蘭本來還想著掙扎,可是聽到婧云這般說,她就像泥鰍一樣蔫了。這一動作自然是逃不過眾人的眼睛,花老爺子此時才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。

花如雪不是傻子,她看了一眼花老爺子,又看了一眼花半夏,她站起身來撲到了花半夏面前:“妹妹,我的好妹妹,你說句話啊,婧云姑姑不是過來教導你的么?”

花半夏看著花如雪那天仙似的面容心頭只是泛起了一陣惡心,當年就是這樣一張臉讓她相信了這個偽善的女人,她的孩子啊。可是花半夏不會將這怨恨顯露出來只是露出了苦笑:“你也說是來教導我的,我不是她的主子,她的主子是皇族。”

花如雪看著花半夏心冷了一半:“你這話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的好姐姐,你自幼就在京城中長大,什么事情應該看得比我更明白才是。這件事情求我沒有用,得求天家。”花半夏拍開了花如雪的手說道,“你找錯人了。”

花如雪抿緊了唇,腦中閃過了一個人的臉,不過嘴上卻說:“二妹妹是七王爺的未婚妻,這件事情只要還沒有上報,沒有傳到皇宮中就一切有救,還望二妹妹請七王爺出馬,讓他與婧云女官好生說和一番。”

“花家大小姐當真是目無法紀啊。”婧云的耳力不差,自然是聽到了花如雪的央求,婧云冷笑著說,“不知花家大小姐可知道我在宮中是何職務?”

“還望姑姑說明。”花如雪心頭咯噔一下。

“婢子是靈沼軒的司膳,溫靜皇后的侍從。”婧云說道,“婢子效忠的只有陛下,就算是七王爺來了也無濟于事。除非你花家真有這樣大的膽子敢將奴婢撲殺在此,不然這件事情奴婢一定要上報天聽。”

這一番話說下來,所有人都變了臉色,沒有想到婧云竟然這樣一個油鹽不進的主兒。花老爺子此時也意識到自己是騎虎難下了,如果不在上達天聽之前給宋氏這個丟人的玩意兒一點教訓,恐怕天家將會將怒到整個花家頭上,他們可還沒有分家呢。

花老爺子躊躇不已,此時花半夏說話了:“那就上報吧,雷霆雨露均是君恩,此事是我母親有錯在先,理應問罪。”

花如雪聽到這話又氣又惱,她的眼淚直接掉下來了:“我知道你怨父母從小將你送走,可是他們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你的安危,你就這樣報答父母么?二妹妹,你究竟有沒有心?”

同類推薦

關于我們 | 免責申明 | 商務合作

扑克圈app -真人德扑克圈